山雨欲来风满楼

即使在此地,我仍是陌生的异乡人。

三个前女友和一个男朋友

*CP仏英,内含几对很伪很伪的英相关bgCP(当然都是前女友…),能接受的话就请继续往下看吧_(:з」∠)_

*轻松日常向,写的比较随意但很开心,各位看的开心就好!生活都那么不顺了就来点治愈的东西吧x我可能真的只会写日常系的文了…羡慕能写史向能写国设能写背景宏大的文的太太…

 

 

Chapter 1

 

早晨七点起床,晚上六点下班,吃饭洗澡睡觉,这就是上班族柯克兰先生的一天。

 

正如这座城市里每一个忙碌而辛勤的人一般,他每天兢兢业业上班,过着只有一个人的平淡生活。除去偶尔会被烦人的表弟拉去参加各式各样(在他看来)愚蠢至极的派对外,他几乎没有什么额外的活动,人际圈子也仅限于弟妹们(至于他那些哥哥们……噢老天还是让他们见鬼吧)。有时他也会在无意间开启一段新的感情,然后不久后结束,待他一阵暗自神伤后又继续等待新的一段感情。希望,失望,这就是人生的常态。作为一个奔三的成熟男人,柯克兰先生心中无比明了这一点,于是他也不再抱什么期望,在经历了几段感情的洗礼过后,对于这种虚无缥缈的玩意儿,他一直是一种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态度。反正单身日子过得还算凑合,尽管永远操着卖白粉的心赚着卖白菜的钱,但生活还算是能够勉强找到一丝乐趣。曾经他也幻想过像那些伟人一般开创自己惊天地泣鬼神的辉煌人生,但最终现实无情地告诉他这不可能,那些血气方刚也逐渐被湮没。于是他妥协,重新走回自己的平凡之路,反正当个普通人没什么不好,反正生活也并没有那么糟糕。这一直是柯克兰先生的人生态度——至少是他被楼下单车店里的金毛犬穷追不舍以及之后的一系列事件发生前的态度。

 

 

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早晨。柯克兰先生是在手机闹铃汹涌如同讨债人一般的声音中不情愿地睁开双眼的。尽管他的手机在现在这个年头可以称得上是老人机,但这并不妨碍它强大的闹铃功能——就像那些上了年纪仍旧唠叨的老头老太。好在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状态,尽管被强行叫醒的感觉像是有人在他脸上打了一拳,但他仍然迅速地从床上起身,轻车熟路地将手机闹铃关掉。就在他正纠结着此刻是应该下床洗漱还是再纵容自己小睡五分钟时,手机屏幕上昨晚的一条未读短信引起了他的注意,并且瞬间抖掉他所有睡眠的残屑。

 

比奥金。是比奥金发来的短信。

 

比奥金这个名字在他心中永远占据着一席之地,因为它代表着他难以忘怀的初恋,代表着亚瑟·柯克兰所有的青涩时光。

 

亚瑟的双手有些颤抖,他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但最终失败了。他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决定面对现实,打开了那条短信。短信的内容很简洁,对方先是向他问好,紧接着言简意赅地说明了自己即将与远在卢/森/堡的青梅竹马结为伉俪,并由衷的希望他能够参加。末了,她又加上了一句话,她说,看来我们都没能等到彼此。

 

一个句号像是硬生生隔绝了他的一切幻想。亚瑟回复了几句客套话,并且告诉她若自己能够抽得出时间必定去为她送上真挚的祝福。短信发送后他放下手机起床洗漱,却明显的心不在焉,刷牙时竟连牙膏都忘了挤。他懊恼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重新挤上牙膏继续刷牙。

 

他注视着卫生间的镜子,看着自己几乎没有变化的脸庞,想起他们分开那天。他还记得比奥金问他,你会等我吗,语气轻得如同一片花瓣在他心上颤动。但他只是一言不发,如雕像般沉默,或者说他根本不敢说——因为他心中没有答案。自然,她也没有再接话。于是,他们就这样顺理成章地,突兀地,平淡地分开了,正如大多数初恋情侣那样。

 

看吧——希望——失望——就是这么反复无常。这就是生活。这就是爱情。亚瑟不着边际地想着。最终他随意地给自己弄了个三明治,啃了几口便匆匆出了门。

 

 

 

从未有过迟到记录的柯克兰先生提着公文包,穿着西装三件套,皱着他那没人知道何时才能舒展的(惊为天人的)粗眉从住宅楼走了下来。楼下的单车店才刚开门,店里的几辆单车摆的有些凌乱。他习惯性地往店里一瞥,隔着玻璃,亚瑟能够清晰地看见店内的摆设。十分普通的一家单车店,卖着在亚瑟看来并不算酷炫的自行车,平日里生意似乎也有些惨淡。除了那些十六七岁热爱寻求刺激酷炫的青少年和那些年龄几乎是他的一半的单车初学者以外,几乎没人愿意光临这家店——当然他们对此也毫无兴趣。

 

对于店主,亚瑟一直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同情之慨。这一瞥并未让他寻到什么不同寻常的事物,于是他有些失望地撇撇嘴。当他方欲离去,打算再次踏上上班的必经之路时,却因为视线的转移发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一团棕黄色的毛球正安静地缩成一团躺在瓷砖地板上,随着平缓的呼吸轻微地起伏着,每一根细小的绒毛都在撩拨着亚瑟的心。

亚瑟的心脏瞬间停止了跳动。

 

这就是为什么每日柯克兰先生路过这家单车店都必定往里面偷窥一眼的原因——这个可爱的小家伙足以诠释一切。亚瑟想不明白,世界上为什么会有猫这样可爱迷人的动物存在,以至于他每日都难以控制自己在这么一家不起眼的单车店前驻足。那猫咪有着灰绿色的眼眸,平日里绿眼睛闪着清冷的光,却令人难以自持地喜爱,爪子的部分则是雪白的,纤尘不染,皮毛柔顺光滑。他心中大喜,小心地凑上前去,将额头贴在玻璃窗上,细细打量着躺在地板上的小家伙。若不是隔着一层厚玻璃,他一定会忍不住伸手揉一把猫毛。他的嘴角不由得牵起一丝温柔的笑意,眉头也渐渐舒展了。尽管柯克兰先生口头上不愿承认,但他心底十分清楚,他对毛绒绒的、形状类似于毛团的小动物毫无抵抗力。就在他沉浸于猫咪每一个细微的动作与每一个呼吸的起伏时,他丝毫没有发觉一双眼睛在远处死死盯着他,并且目光逐渐变得警惕。

 

 

 

一阵犬吠声将亚瑟猛地拉回现实,他顿时打了个激灵——对于狗这种动物他实在有很大的心理阴影。但是等等——这声音怎么越来越近了?怎么感觉还有粗重的呼吸声和脚步声?

 

亚瑟突然开始慌了。

 

果不其然,一只金色的大型犬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他的目标十分明确——正是蹲在落地玻璃窗前的柯克兰先生。What the bloody hell ???亚瑟的大脑被一声声犬吠吓得一片空白如同一台闪着雪花屏的破电视。当然他并未像个受惊的十几岁小姑娘一般拼命尖叫出声,但此刻他脑内乱成一团浆糊完全失去平日里的镇静,也完全将这种情况下的正确做法抛到九霄云外——他只是不经过大脑思考地撒腿就跑。刚做出这个举动他便瞬间被自己蠢到(但他除了这个再也想不出该怎么做了),这令那只大型犬似乎更加断定他是个对猫咪图谋不轨的偷猫贼,预料之中地对他愈发穷追不舍。强壮的大型犬愈发靠近了,这时他才看出这是一只金毛寻回犬(他万分佩服自己的眼力,在如此危急的关头他竟然还能分辨出这是什么犬种)——但是,金毛兄你的人设崩了好吗?你应该是性情温顺坐在店里忧郁地望着窗外才对好吗?亚瑟在心中无声地哀嚎。靠,我只是想吸个猫,又不是吸/毒,为什么要追我?他忿忿地想着。

 

就当金毛与他之间的距离不到半米时,就当亚瑟绝望地闭上眼准备被对方咬上一口时,一个带着一丝愠怒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这在亚瑟听来简直如同天籁——

 

“嘿爱德华,停下!”对方的英语带着浓重的法腔,但此时此刻亚瑟·柯克兰在他27年的人生中第一次感天动地地发觉这英语是有多么悦耳动听。那上一秒仍在对他穷追不舍的金毛犬仿佛是有隐形天线接收信号似的,下一秒便十分尽职地停下了脚步,尽管仍是有些不情愿但仍然慢悠悠地转头走回店铺内,亚瑟猜想他大约是看见他已经远离了那只猫。法国店主蹲下身顺了顺犬毛,低声说了几句亚瑟听不懂的法语,然后便将金毛赶回了店内。那金毛倒也欢快地摇着尾巴走了,仿佛刚才即将张嘴咬人的不是它。亚瑟气得翻了个白眼,正准备拎着公文包走人,却被刚站起身的店主叫住了。

 

“吓到了你真抱歉,但它平时真不是这样的。”法国人挠了挠头,一缕金发散落于额前。他的衣着简单但丝毫不失时髦,白T恤外面套一件格子衬衫,袖口随意地挽至手腕,铅笔裤勾勒出他修长的腿。亚瑟甚至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他才刚从受惊的状况中回过神来,有些冷漠地瞥了对方一眼,却诧异地发现对方一直好奇地盯着他的脸。这令他感到尴尬极了。尽管他的自我修养不允许他对别人妄下定论,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个店主有一点莫名的……基佬气,不,应该是从内而外都散发着这种奇怪的气息。但说实在的,他也不太清楚自己究竟是个单纯的异性恋还是双性恋,毕竟他目前还只谈过女朋友,所以也没资格对别人评头论足。

 

他感到更加不自在,但对方仍旧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亚瑟低声敷衍了他一句“没关系”,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准备脱身走人。没想到这一个小举动竟令店主惊讶地挑起了眉,他突然像是注视上个世纪的老古董一般盯着亚瑟。他敢肯定,这绝对不是什么赞美的表情。

 

“天哪。”对方惊叹道。“我第一次看见一个五十岁以下的人不用智能手机……而且还是按键机?”

 

亚瑟的脸因为尴尬而迅速升温,并且对方的语气令他莫名火大,但他仍然强装镇定:“那是你见识短浅,法国佬。像我这样智能的人是不需要智能手机的。”紧接着他又再次补刀:“我想你大概是因为智力缺失,所以才需要智能手机来掩饰。”

 

话音刚落他便有些后悔,寻思着这样的话未免太过分,但说出的话终究是无法收回了,于是他只能和店主干瞪眼。

 

“什么?”对方显然是不满于他略带嘲讽的语气,眉挑得更高了些。亚瑟自然不会给他反击的机会,还没等法国人吐出下一句话,他便抢占先机,当机立断地说:“好了先生我该去上班了有缘再会。”他如同打机关枪一般不带逗号地吐出一整句话(这是他从他的美国前女友那儿学来的技巧),在对方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之前便大步流星地离去,心里祈祷着自己能尽可能快地消失在对方目瞪口呆的视线当中。

 

爱德华又从店里钻了出来,亲昵地坐在主人的脚边。而法国人手臂环抱半倚着门框,望着英国人消失的背影,高挑着的眉还未来得及放下。

 

 

 

亚瑟匆忙地看了看时间——很好,在上班时间之前到达公司绰绰有余,这样他365天从未迟到一天的记录不会破,他的年终奖金也会有着落。好了,柯克兰,今天的事只不过是个小插曲,生活总是会回到正轨的。他在拥挤得像沙丁鱼罐头的地铁上这样安慰自己。于是今天仍旧是平凡的一天,上班,下班,吃饭洗澡睡觉。一天即将结束时,对于亚瑟而言除了睡觉也再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毕竟合上双眼又再次睁开时,谁也不知道将会遇上些什么事。与其胡思乱想,胡乱期待,不如睡觉。

 

 

-TBC-

*金毛一般都是比较温顺的,不怎么乱叫乱咬人……这里就当我瞎扯吧(。)不过真有金毛咬人的事例

*爱德华……嗯,不是爱沙,真的。

评论(18)
热度(46)

© 山雨欲来风满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