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风满楼

即使在此地,我仍是陌生的异乡人。

夏曲

*现代AU,电影《莫里斯的情人》同人,cp初恋组(莫里斯x克莱夫)
*无脑甜,我就是想让他们在一起。初恋不在一起真的特别特别遗憾qvvvq
(想来想去还是把文搬来了这里orz)
向全世界安利这部电影,真的超级喜欢这一对(大哭)

0
他似乎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梦中,他躺在大地坚实的臂膀之中,绒绒碧草环绕,晨光中云雀啁啾,草木与泥土的芬芳令人心醉。他低下头,轻吻身下黑发青年的鼻尖,抚摸着对方的脸颊,尽管对方的面影朦胧,但他仍然陷入那双澄澈的蓝眼中,一如坠入湛蓝无际的爱琴海。阳光毫不吝啬地于洒落他们身上仿佛流动的盛宴,一切本该如阿芙洛狄忒的魔咒一般完美无瑕,但他心中却莫名升腾起悲伤,青年的身影被阳光晕染得更加虚幻,下一秒似乎便随风消逝。于是他合上双眼,试图亲吻他白皙的脖颈,手掌探入他的衬衫探求更多苍白的肌肤,不料却突然被对方毫无征兆地推开。他睁大了双眼,眼中满是震惊与不解,以及受伤,黑发青年从草地上坐起,转身便奔向远方。他张大了嘴,试图发出一声呜咽却发现自己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他试图伸出手,手臂却无力动弹。他只得眼睁睁地望着对方的身影溶解于惨白的阳光中,心中的眷恋却一点点冷去。

莫里斯从梦中惊醒。他环顾四周,仅有摇曳的梧桐树剪影与路灯漏下的几缕昏黄的光。

1
咖啡厅满座了。

莫里斯苦恼地皱了皱眉,开始在店内搜寻适合坐在同一桌的客人。他的视线在店内游荡,最终落在了落地窗旁的一张小桌子上。

莫里斯确信他不止一次在这家咖啡厅中见到他了。他也毫不怀疑他的身份——他所在的证券公司的新任法律顾问,毕业于剑桥大学的高材生。但前几日事务繁多,他还没来得及看一眼他的简介,因此仍然对他一无所知。黑发的青年喜爱咖啡厅窗边铺满阳光的桌子,他就坐在那,手指时不时地敲击笔记本电脑的键盘。法式咖啡厅中播放着香颂,悠扬的乐声裹着意式浓缩咖啡的醇香于他的发间流淌。莫里斯再次环顾整间小店,实在不幸,店内再没有更适合的人选了,尽管对方于他而言与真正的陌生人无异,但毕竟是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的人——实在不行道个歉,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莫里斯挪动脚步朝着落地窗走了过去。他轻轻地敲击了白色的桌面,对面的青年将目光从电脑屏幕上转移至莫里斯脸上。感受到对方微微诧异的目光,莫里斯尴尬地干咳了几声,换上抱歉的微笑。“不好意思,先生。”他鼓起勇气开口,“咖啡厅满座了,请问我能坐在这里吗?”

他感到相当庆幸,自己能在这样一双眼的注视下说完一句完整的句子。那双摄人心魂的蓝眼睛先是疑惑不解,然后到了然。他甚至在那双眼中寻到了一丝笑意。青年微微点点头,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

“当然可以。”


2
克莱夫笃定自己认识他,尽管他们从未进行过一段真正的对话。

毕竟他刚刚来到公司几天,他便听说了这位人人夸赞的年轻经理。人们说他正直而勇敢,细心而温柔,只是迟迟没交一个女朋友。出于好奇他翻了翻对方的照片,灿烂如麦穗般的金发仿佛透露了他心底的热情,蓝眼睛中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执着与一丝纯真。他的金发让克莱夫忆起了家乡田园波浪般的麦场,暮日之下波光粼粼的康河。这样的容貌实在很容易给人带来好感。

最终他的目光定格在莫里斯的微笑上。尽管他英俊迷人,但却有些傻里傻气……想到这里,他不禁嘴角上扬,然后随手把照片夹在了桌面上的一大沓文件中。

随后的几天他发现莫里斯确实是一个热心的人,但同时他也发觉这个家伙实在迟钝得令人担忧。好几个女职员朝他暗送秋波,她们在与他谈话后脸颊上浮现出的动人绯红几乎人人都能看见,除了他自己。也许姑娘们还会在他的文件里塞上自己的电话号码,然后这些纸片兴许会被不明所以的他扔进碎纸机。

真是完蛋了,克莱夫摇摇头,他莫不是要孤独一生了。

之后他竟惊奇地发现他们都爱去同一家咖啡馆(也许是因为这是离他们的工作地点最近的一家),他喜爱落地窗边,莫里斯却习惯坐在靠近门口的地方,凝视门外,不知思绪飘飞至何处。他的金发卷起的弧度恰到好处,原来心底也是有点小忧郁的吗。他不动声色地微笑,又垂下眼帘,聚精会神地处理自己的文件。

他本以为他们只会是普通的同事,最多遇见会稍微点头示意,然后再无交集,但那日咖啡厅恰好人满为患,他恰好坐在咖啡厅里享受午后时光,而莫里斯恰好走向了他。


3
莫里斯看着克莱夫往咖啡中放了一颗又一颗方糖,多到他甚至怀疑甜味即将盖过咖啡本身的醇香,他皱起了眉。“喝Espresso放这么多糖?”话音刚落,他又感觉自己的话有失礼仪,连忙补上一句:“……抱歉,无意冒犯。”

他低下头喝了一口咖啡,同时悄悄地打量着桌对面的青年。黑发被打理整齐,在午后泛着温柔的光,笔挺的西装十分合身,白衬衫配黑马甲,衬出他线条优美的身形。莫里斯望着他的脸庞,愈发地感到一阵熟悉,又一时半会难以回忆起这熟悉感从何而来。但有一点他可以笃定,那便是他从未见过这样一个真真切切地让他感受到美的人。

如同阿多尼斯。

对方抬起头,两双蓝眼睛倏忽间相遇。青年似乎并未感到被冒犯,他的睫毛饶有兴致地扑闪了几下,缓缓开口道:“我喜欢甜。”

他的英语带着高贵矜持的牛津腔,仿佛来自维多利亚时代,又平添几分禁欲感。

“但意式浓缩咖啡品尝的难道不是它的醇苦吗?”莫里斯追问,“既然喜欢甜,又何必点它。”

克莱夫的眉惊讶地挑了挑,搅拌咖啡的动作不禁顿住。也许他从未思考过诸如此类的问题。那双蓝眼睛带着一丝迷茫,冲着他无意识地眨了两下。对方再次优雅地抿了一小口咖啡,略微垂下头,若有所思。

“好吧……我也不清楚。也许我只是喜欢这种被甜味盖过仅留一丝苦涩回味的感觉。老天,我还是怀念花神咖啡馆的咖啡……”

他低声自言自语了几句,语毕又抬起头,明亮的蓝眼睛望着莫里斯。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是楼上那家证券公司的经理,对吗。”

“是的。”莫里斯回答。“那么我想我也应该认识你,公司的法律顾问。在此之前我似乎从未与你打过任何招呼。那么,我们现在算是正式认识了?……不,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他不自觉地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金发,这让他看起来像个十九岁的少年。

克莱夫笑了。他的嘴角轻轻抿起,弧度恰到好处。“克莱夫·杜恩。”

短短的两个单词,三个音节,却如一片金色的梧桐叶飘落在他的心间。字正腔圆的牛津腔所带来的杀伤力实在太强。莫里斯同样报以一个笑,他谨慎而又热情地伸出手,与克莱夫握手。触碰到对方的手时,他忽然有些恍惚。就像,等待了很久很久。

“我是莫里斯·霍尔,很高兴认识你。”

TBC

评论(4)
热度(52)

© 山雨欲来风满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