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风满楼

即使在此地,我仍是陌生的异乡人。

【加艾米】怦然心动-1

回学校前赶出来……下次会更得多一些orz周更

*CP:加米BG(马修·威廉姆斯x艾米丽·琼斯)

*灵感和故事情节来自电影《怦然心动》
*双视角,均为第一人称 

 

SIDE  Matthew Williams:

 

我第一次遇见艾米丽·琼斯是在我七岁的时候。那时我和我的母亲刚刚摆脱了那个成天花天酒地不顾妻儿的父亲,从加拿大搬到了美国。艾米丽就是我们在美国的家的邻居。那天我和母亲正打算把一车的东西一同搬到我们的新家里,这时艾米丽就不知从什么地方蹦蹦跳跳地窜出来了,咚咚咚地跑进我们的货车车厢里。(上帝啊,我至今都不明白她到底从哪儿跑出来的,难道她是一只兔子,从洞里钻出来的吗?)

 

“嘿!”她用清脆而响亮的声音开口了。“我来帮你们搬东西吧!”

 

我闻言有些疑惑地打量着这个似乎与我同龄但却比我活跃的多的女孩儿,看她那头因为奔跑而乱蓬蓬的金色卷发和她脸上的小雀斑,她红色的星星发卡,以及她那有些脏兮兮的裙子。我的母亲看到她的裙子蹙起了眉(她是位标准的英国淑女,向来容不得自己的衣服沾染一丝尘埃),她抱起双臂一边挑眉打量着艾米丽一边客气地说:“噢,谢谢你,但我想我们可以自己解决。”不难听出,她的语气中有着疏远与一丝不屑。

 

“那这个呢?”出人意料的是,被拒绝后她非但没有气馁,反而更加兴致勃勃地试图搬起旁边一个更为巨大的箱子,明亮的蓝眼睛闪烁着光芒。“我想这个你们一定需要我的帮忙!”

 

从那时我就发现了,这个女孩根本就不懂得听别人的话里的意思或者暗示,并且热情太多,理智太少,一个劲的想要帮忙。那个箱子相对于艾米丽娇小的体型来说实在是过于庞大了,我的母亲赶忙上前阻止了她的举动,以免她为自己酿成什么不可挽回的错误。

 

“哦天哪……这对你来说实在太大了,我相信你帮不了我们。你的父母呢?他们一定在找你呢。”我母亲试图支开她。

 

“不会呀。”艾米丽眨了眨她澄澈的双眼,“我就在这附近玩儿,爸爸知道我在哪儿。而且他们总能找到我。”说完她发出一串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我母亲无奈地扶了扶额。“哦马蒂,你不是要去看看你的花园吗?”她转头望向我,示意我先出去。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后知后觉地会意,如一阵风般飞了出去。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艾米丽看见我跑出去后,竟然也迅速地冲出了车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追上了我……噢,我还以为她看不见我呢。不过我得说,老天,如果我的速度是风速,那么她一定是超音速……怎么会有女孩子跑的这么快呢?

 

在追逐的过程中,艾米丽猛地抓住了我的手臂,而我有些惊慌失措地想要甩开她。就在这时,没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我们的手因为我有些剧烈的动作而阴差阳错地牵在了一起!这实在是大大超出一个七岁的男孩子的理解范围了,我居然正和一个认识不到两分钟的女孩子手牵着手……

 

艾米丽似乎也愣住了,但很快她便恢复了常态,用她扑闪着光的蓝眼睛直直地望着我,朝我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尽管在那时我根本无暇顾及她的表情。我们之间保持了一种尴尬的气氛,因为我还处于巨大的震惊之中没回过神来,便任由她牵了我的手几秒钟。不过好在这种尴尬并未持续很久,很快艾米丽的父亲便找到了她。对方是个粗眉毛的金发男人,我看见他在瞥见被艾米丽弄得灰扑扑的小裙子时皱了皱眉(和我母亲一模一样),然后又望向我。

 

“我想你应该就是我们新邻居的孩子吧。”他稍微舒展了眉头,蹲下来和我讲话。“看来你和艾米已经认识了。”他轻轻摸了摸我的头,看向我们时突然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

 

不知为何,我对他很有好感,也许是因为他身上的气质和我母亲有几分相似,也可能是因为他虽然看上去严肃古板但笑起来却很温暖。在他身上我仿佛看到了我理想中的父亲的影子。这时我母亲也走了过来,然后我才猛然发觉我的手还被艾米丽紧紧拉着。我想我的脸一定因为尴尬而红成了一个苹果。于是,我鼓足了勇气,做了一件7岁的男孩儿所能做出的最有男子气概的事——甩开艾米丽的手(她的力气很大,这让我费了点力……),躲到了我母亲的身后,紧紧攥着她的裙角。我大概的确是有些害羞腼腆,也有些怕生,所以才会这样做。谁知艾米丽非但没有感到丝毫的不愉快,反而对着我嘴角愉悦地上扬,像是看到了什么可爱的东西一样。对此七岁的我只能一头雾水,我只知道:我的新邻居是一位热情过头,可能还会有点麻烦的女孩……

 

果然,第一天上学时我刚走进教室放好我的书包,就听到一声激动的、分贝极高的尖叫声——“哦天哪,马修!你终于来啦!”我的大脑“嗡”地一下就当机了,只听见艾米丽踩着小皮鞋朝我飞奔而来的“咚咚咚咚”的声音,然后我就被艾米丽扑过来紧紧地抱住了。她简直就像一只抱着树干的树袋熊,用她毛茸茸的脑袋不停地蹭着我的脖子。我顿时感觉自己的脸滚烫滚烫,像是烧开了水的水壶,不停地冒着热气。教室里顿时炸开了锅,我们成功地成为了这场闹剧的中心。同学们哄堂大笑,都跑过来凑热闹,起哄。而我的大脑只是一片空白,像一台老旧的电视机般不停闪现着雪花屏,我甚至都不知道我是怎样度过这尴尬的时刻的……不过这还没完,下课之后,我天真地以为只要我跑出去,艾米丽找不着我,我就能解放了。可不幸的是,我发现艾米丽几乎无时无刻不在缠着我,如影随形……她是有一个“马修·威廉姆斯探测器”吗?上体育课时,我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跑步的时候,她分明跑得比我快,却故意放慢速度固执地跟在我的身后。因此,我根本甩不掉她……

 

……呃,其实平心而论,我也并不是特别讨厌艾米丽,前提是她不那么的缠人。如果她不这样,那么我会觉得她很可爱。但就是因为她一直这样地跟着我,给我造成了不少的麻烦——比如说我身边的那群同学,他们总会编一些歌谣或者绕口令来描绘我与艾米丽之间的“爱情”(他们这样有才,为什么不当个诗人或者为艺人们写歌词呢?),每当听到这些东西,我总是会低着头红着脸躲开,假装什么都没听到。而艾米丽则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对这些事情既不恼怒,也不羞愤。她就是这样一个大大咧咧、什么也不在意的人,可我不是。我本来就有些腼腆,哪里经受得了他们这样的调侃,因此艾米丽的形象只能在我心中大打折扣了。

 

后来我上了中学,那时学校里公认的校花弗朗索瓦丝提出要和我交往,因为她认为我是学校里唯一能配得上他的男孩儿,并且她对我颇有好感。我想到一直紧随着我的艾米丽,希望这样她就能够放弃我去找别的人,于是我便一口答应了下来。虽然我知道这对于艾米丽来说有些过分,但我真的不希望她再这样纠缠着我,况且学校里还有很多更好的男孩儿,不是吗?

 

弗朗索瓦丝总喜欢拉着我的手和我在校园里成双成对地出现,而我总是不习惯与别人这样亲密接触,因此我的脸颊总是会发烫。有时候我们路过教室外的走廊,会看见艾米丽,她总是在看见我们之后马上收敛起笑容,流露出一个难以理解的神情,然后迅速低下头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鬈曲的发梢随着她的动作轻盈地摇曳,蓝眼睛被垂下的眼帘遮住。每当这时我只能选择不看她,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拉着弗朗索瓦丝的手迅速地从她身边掠过。

 

也许是因为我心里有鬼,没过几个星期,学校里便开始有风言风语传出,说我与弗朗索瓦丝交往仅仅为了摆脱艾米丽·琼斯。对此我没有做出任何表示,因为他们说的确实不假,我并不是那么喜欢弗朗索瓦丝,我还因此羞赧了很久。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很快,这个消息便传到了弗朗索瓦丝耳朵里。一天下课她跑来我的教室,在我惊诧的目光中微笑着给了我一巴掌后便大步流星地潇洒离去。我站在原地连脸都没捂,只是看着她飞扬的裙角干脆利落地消失在角落,因为我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这或许是我应得的(不过她的反应比我想象的要激烈些?)。但是很快,听说了这件事后,艾米丽又开始用那种愉悦而含情脉脉的眼神望着我了。噢天啊,她甚至还开始闻我(她就坐在我的座位后面),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总之,这一切都令我十分不自在,艾米丽真是个奇怪的女孩……

TBC

评论(6)
热度(21)

© 山雨欲来风满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