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风满楼

即使在此地,我仍是陌生的异乡人。

【加艾米】怦然心动-2

*CP:加米BG(马修·威廉姆斯x艾米丽·琼斯)

*有微量仏英,请注意

*我很想写多一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怎么补充都没办法……下次,下次国庆更新我保证多一些!

SIDE Emily Jones:

 

当我第一次遇见马修·威廉姆斯时,我真切地感受到了怦然心动的美妙滋味。他那朗星般闪耀的碧蓝双眸折射着柔和灿烂的暖阳,焕发着灵动和富有层次的色泽,只需一瞥,我便感觉我的天空中所有的灿星都黯然失色。老天呀,世界上所有美好的词汇简直都像是为他量身打造!虽然我经常和我家附近这一带的男孩子们到处去玩(我爸爸说我就是在跟他们“鬼混”,对这件事他总是很不满意,说我应该学着淑女一点,还说我一定是被爸惯坏了!),但我从未对他们中的一个产生过这样一种悸动与心跳不止的感受。这实在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想我绝对不能让这绝妙的邂逅成为一次遗憾的擦身而过。于是我决定自告奋勇成为自己的丘比特,我用我最快的速度跑向他们,打算去帮他们把行李和物件搬进家里。当我钻进车厢时,我便感受到了集中在我身上的视线。马修·威廉姆斯微微歪着头,用略带疑惑的目光打量着我,那双眼中沉浮着的动人光芒令人沉醉。他对我感到好奇吗?我心中不禁窃喜。

 

不过,不幸的是,面对我的热情他的母亲还是婉拒了我。呃……也许是我今天的形象欠佳?好吧,我是没注意到这点,毕竟我刚从一棵树上爬了下来,我还破了记录——从没有人能爬上这样高的树。但英雄总是永不气馁的,我重拾信心,又试图帮他们搬起旁边的一个庞大的箱子。看吧,一位妇女(而且看起来很淑女)和一个孩子难道能把这东西搬进他们的房子里吗?他们太需要我的帮忙了,我想我的力气一定比他们的任何一个都大得多。

 

马修的母亲看见我的动作似乎有些慌了,连忙阻止了我(她多虑了,我完全可以把它搬起来!),然后很快又喊走了马修。啊……这可不好。我有些紧张,害怕就这么让他跑了,我们连话都没说上一句呢!于是我连忙跟着他飞奔了出去。马修意外地跑得很快,但这可难不倒我。我知道他一定是想和我一起的,只不过他比较听他母亲的话,或许还因为他……害羞了?我一面跑,一面试图抓住他的手臂。马修似乎是有些被吓到了,而这时我也彻底明白了,他是这样腼腆。可就在这时,出乎我预想的事情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发生了——我们的手在慌乱之中牵到了一起……噢,我几乎要激动得昏过去了!他那琼浆般醉人的蓝眸一瞬不瞬地望着我,那款款深情仿佛要把我拉进那片蓝色的深渊……天哪,这会是我的初吻吗?我不禁有些忐忑和期待。霎时间,五花八门的思绪以及一些奇妙的幻想如浪潮般吞没了我,以至于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呆愣了过了几秒种后才想起来自己应该做出点回应。于是我努力向他流露出一个我所能做出的最为甜美的微笑,希望能给他留下好印象。他一直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宜人的温度从手心涌上我的心头,我多希望这一刻时间能永久地凝滞……

 

唉,好吧,也许我在这方面就没什么好运气,所以上天还是没能如我的愿。很快我爸爸就过来了,他大概是来拜访新邻居的。见到我的时候,他的粗眉立刻拧了起来,但又很快舒展开了,只有我知道他的嘴角挂着一个不易察觉的宠溺的笑,或许这便是我如此爱他的理由。紧接着是马修的母亲,她也走了过来。这时,马修突然拼命地挣开我的手,然后像只受惊的云雀般从我身边迅速飞到了他母亲的身后,紧紧攥着她的裙角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怯怯地望着我。哦……我的天哪,他真是太腼腆害羞了,但却又是那样可爱!我忍俊不禁。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想着马修·威廉姆斯澄澈如爱琴海的眼眸,想着他眼中的点点破碎的星光,如万花筒一般梦幻而迷人,以及今天那个没有实现的吻……哦天哪,没错,他还欠我一个吻呢!我知道他一定是对我心动了,他只不过是羞于表达罢了,我知道男孩儿都这样。瞧我爸爸,那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或许我可以咨询我那撩人技能点满了的爸,哦别误会,他其实是很深情的)。我想我还需要加把劲儿……

 

因此,我想尽办法帮助他克服羞涩。第一天上学时,我用我最为热情的行动迎接他——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他的头发实在是太柔软了,还微微打着卷儿,发丝蹭到我的脖子时一点儿都不觉得痒!这真是令人羡慕又欲罢不能。马修的脸红透了,还微微发烫——他害羞了,像只把头埋进自己羽翎中的鹦鹉。我竭尽自己所能去帮助他释放自我,让他坦然面对自己的感情,同时我也乐在其中。于我来说这是个充满享受的过程,因为马修对我的吸引力是在太大了。不过,由于受到我那位有些唠叨的老爹孜孜不倦苦口婆心的教诲,上中学后我学会了稍微收敛些。可谁知道就在这时,半路却杀出个弗朗索瓦丝!噢我的老天,弗朗索瓦丝!那个上体育课都要密切关注自己的发型有没有一丝凌乱的弗朗索瓦丝!她那头头发究竟有什么好关注的!我实在不能明白,马修究竟看上了她哪点?她甚至还和他十指相扣,旁若无人地在走廊上谈笑生风!那可是我的马修!我的初吻!

 

冷静,冷静,别去理会他们。我这样对自己说。我坚信,像马修这样充满睿智的人一定能看透她,这不过是时间问题,我只需坐观其变。果然,没过多久,他们就在教室外的走廊里分手了。噢,大快人心,虽然马修的脸让我很心疼。那之后,我又能够开始享受属于他的美好。他总是温柔地微笑,嘴角扬起的弧度恰到好处,仿佛三月里春意盎然的原野;他的发间弥漫着枫糖浆的香气,那是一种淡淡地萦绕在鼻尖却令人欲罢不能的味道,像是一只蝴蝶轻柔地停驻在你的心尖,令人想要享受更多它的美丽。我总是会控制不住自己地凑向他,只是为了嗅到更多这独属于他的气息……总之,这一切都令我如痴如醉,令我倍加期待着那个不知何时才会发生的初吻。

TBC

关于法姐,如果有冒犯到喜欢索瓦丝姐姐的各位我真的很抱歉,艾米丽只是因为吃醋才这么说的,姐姐真的一点也不糟啦!

评论
热度(16)

© 山雨欲来风满楼 | Powered by LOFTER